古字畫修復傳承人李祥仁:招式之間顯真功

“故裝潢優劣,實名跡存亡系焉。竊謂裝潢者,書畫之司命也。”

這是明代鑒藏家周嘉胄的感嘆,千年以來的書畫作品的命運,掌管在書畫修復者的手里。而作為一名“裝潢者”,李祥仁浸淫書畫裝裱修復40余年,一招一式皆渾然天成,積古人之風,顯大家之范。耳順之年仍以此為道,樂于此道。他說,“少年時期的‘愛好’,成為我為之奮斗一生的事業。”

李祥仁,此工序專業俗語叫“挑刮畫心”

追尋根本? 探究源泉

這一“愛好”即是裝裱,舊時亦稱“裝潢”、“裝池”或“裱褙”等。筆精墨妙的法書名畫,加上與之相宜的精工裝裱,相得益彰,展現了更高的藝術美感。俗話說,三分畫,七分裱。

李祥仁談及中國傳統裝裱與修復的源頭,那是繞不開唐代張彥遠著的那本《歷代名畫記》,開裝裱與修復著書立說之先河。其中“論裝背褾軸”一章作了經典的著述:“自晉代已前裝背不佳,宋時(注:南朝宋)范曄始能裝背。”可見,在兩晉時期,傳統書畫裝裱與修復技術已經正式登上了歷史舞臺,迄今已有一千七百多年的歷史了。

自從書畫以紙絹為載體以后,裝裱工藝便隨之而誕生了。同時,這與歷代文人的直接參與不無關系。像南北朝時期范曄、虞和,唐代王行真、張彥遠、褚遂良、王知敬、宋代米芾父子等人都曾直接從事這項工作。

李祥仁回顧其在學生時代,亦是因愛好書法和篆刻,而與書畫裝裱結緣。當時他遍訪連云港的地方名人、前輩師長,每當他們揮毫潑墨,常伴隨左右,細心觀察揣摩。長期的耳濡目染、潛移默化,使他的文化素養、審美意識迅速提高。高中時期就已小試牛刀,常為地方名家裝裱書畫作品,獲得了業界的交口稱贊。

英美煙公司出品的“裝裱”煙畫

潛心研習? 審思明辨

1974年,李祥仁高中畢業,適逢“上山下鄉”運動。后經個人努力與諸師友的舉薦,于1975年進入連云港市博物館,從事字畫裝裱和古籍善本的修復。“施其巧,重在審其思。”就像醫生看病經過“望聞問切”,才能對癥下藥。一幅書畫作品也需要審思、尋找病因,然后制定修復方案。

清代鑒藏家陸時化在《書畫說銓》中提到,“書畫不遇名手裝池,雖破爛不堪,寧包好藏之匣中,不可壓以他物。”在博物館的高標準塑造之下,李祥仁做起了可付重托的“畫郎中”。

1977年,“文革”剛剛結束不久,百廢待興。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王冶秋在全國文物工作會上指出:古字畫修復師目前在全國已是鳳毛麟角,再不搶救傳承,就青黃不接了。

會后不久,在此精神指導下,南京博物院即受國家文物局委托,接收來自全國相關博物館的學員,傳授古字畫修復技藝。1978年,李祥仁被薦去參加傳承培訓,一學就是3年。

李祥仁裝裱古字畫的過程

師徒傳承? 受益匪淺

南京博物院,以前身原國立中央博物院對書畫藏品的裝裱修復為開端。李祥仁說,“該院于七十年代初先后從蘇州民間工藝廠調入于通海先生,從故宮博物院調入華鳳笙先生,兩位前輩均為‘蘇裱’修復專家,他們的加入,形成了南博雄厚的修復班底。”

李祥仁有幸得到了這兩位前輩師傅的耳提面命、言傳身教。于師傅曾對他說,“這是一門手藝活,講究做工。你對別人不負責,就是對自己不負責。”師傅衷言告誡,他一輩子銘記在心。

在南京博物院學習期間,李祥仁專精覃思,未及三月即可上手跟隨師傅裝裱館藏字畫。1978年該院舉辦“傅抱石遺作展”,李祥仁有幸參與其中,這成為了他學習裝裱技藝啟蒙階段的一次寶貴經歷。

如此一來,他才知道懸掛在人民大會堂的《江山如此多嬌》巨幅國畫創作之不易:從鉛筆手稿到放大樣稿,約七八幅,凝聚了畫家的多少心血?他不禁感慨:“裝裱必須精心施工,才對得起名人佳作。”傅抱石先生也曾說:“作為一件藝術品,除了畫面的藝術水平決定在畫家以外,裝裱是最重要的一點。”裝潢者與畫家之間,真可謂“惺惺相惜”了。

1979年南京博物院裝裱修復工作人員與培訓學員合影?于通海(后排左起三),李祥仁(后排右起一)


尹灣漢墓出土“繒繡”

工匠精神? 微渺之間

裝裱分為考古裝裱、收藏裝裱、商業裝裱。考古裝裱無疑最為難得,一般極少能遇到,而李祥仁曾有機會托裱到考古裝裱級別的尹灣漢墓出土“繒繡”。尹灣漢墓簡牘和華美絕倫的繒繡曾讓世人驚嘆不已。而這件堪與馬王堆出土帛畫相媲美的“繒繡”的保護,正是由李祥仁與南博專家協同完成。

在一次次的經歷中,他不斷地學習和總結,細致地體會每一幅作品中裝裱細節處的異同。《裝潢志》云:“裝善則可倍值,裝不善則為棄物。”對每一幅作品,他都認真以待,“致力于毫芒微渺之間”。因為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。刷紙時的方向速度和力道,用糨的厚薄,這些看起來細小的區別,恰恰是決定一幅書畫裝裱成敗的關鍵。

“裝裱書畫是一門工藝,也是一門藝術,而且是一門綜合的藝術。”它不但與書法、繪畫和篆刻諸門藝術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,還涉及到收藏、鑒賞、文學以及美學各個方面的知識修養。李祥仁與字畫朝夕相處,神交良久,他對美的欣賞、對美學的理解異于常人,尤精于鑒古。徐學謨的《世廟識余錄》也記載:“(嚴)世藩門客吳人湯裱褙者,以能鑒古,頗用事。”

裝裱的過程以洗、揭、補、接(全色)為主,最重要的環節就是全色。明代周家胄亦云,“古畫有殘缺處,用舊墨,不妨以筆全之,須乞高手施靈。”因為李祥仁兼有書法、印章和美學功底,知道畫面哪該全、哪不該全,自然順手拈來、運用自如。經他手“全色”的國寶藏品,基本都妙手回春。文物鑒定泰斗史樹青先生曾為他題詞:“修舊如舊,保持原狀。二十年前贈祥仁先生語也。今相逢于新浦,燈前話舊,知先生藝已大進,漸入化境。真裝潢妙手,法書名畫之續命湯也。”

史樹青先生為李祥仁題詞

吳裝最善? 他處無及

中國裱畫流派以典雅清新的蘇裱、華麗穩重的揚裱、端莊堂皇的京裱為主。然“裝潢能事,普天之下,獨遜吳中(蘇州)。”–《裝潢志》。作為蘇裱研究會副會長,李祥仁談到蘇裱(又稱“吳裝”),有“吳裝最善,他處無及”之譽。

蘇裱是隨著明代吳中文人畫發展起來的,該畫派的特點是重神韻意境,講格調含蓄。被稱為“明四家”的沈周、唐寅、文征明、仇英都是蘇州人士,他們的藝術思想成為了時代的風尚。當時的私人收藏也極為盛行,如王世貞、董其昌、韓世能、項元汴等等,他們都是著名的書畫家,同時對裝裱十分講究。

“我們在裝裱畫作時,首先要領會書意和畫意,然后才確定形制和配色,各色綾絹需調色暈染。”李祥仁的裝裱手法系正統“蘇裱”風格,在色彩搭配上體現了清新、淡雅、和諧之美,渲染烘托畫面的氣氛,猶如“水光瀲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”。

裝裱好的作品,山水氣勢雄偉,古樸大方、素凈淡雅。2011年,蘇裱修復技藝被正式納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李祥仁亦因其精湛的技藝而為該項“非遺”傳承人。

李祥仁揭裱(上圖),他的工具盒(下圖)

清代周二學道:“裝潢書畫,好手難得。”凡真正的藝術,包括工藝美術,皆心靈之作也。俯瞰千年的歷史長河,針對當前裝裱業的現狀,李祥仁憂慮地指出:“目前,只流于一般技術水平的裱畫師不少,而掌握修復手藝的裱畫師不多;潛心于研究提高的裱畫師也不多;稱得起‘畫郎中’的更是少之又少。這很不利于事業的發展。而事業要發展,人才是關鍵。”他非常希望自己積攢了大半輩子的技藝,能夠傳承下去,綿延不絕。

李祥仁受邀參加“中國古書畫鑒定修復與保護國際高峰論壇”

藝術簡介:

李祥仁,男,1955年,連云港市博物館文物書畫修復專家(從事書畫裝裱與修復40年)、副研究員。國家文物局頒發文物書畫修復專家資質證書。江蘇省博物館學會會員。江蘇省文化藝術科學技術學會會員。民建江蘇收藏家協會會員。

1976年進連云港市博物館從事文物字畫的修復與裝裱,古籍善本的整理與裝訂。

1978年赴南京博物館學習古字畫修復與裝裱,師從于通海先生。

1981年完成歷時三年的學習任務回連博開始獨立修復館藏文物書畫。

榮譽:

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《書畫修復與裝裱技藝》代表性傳承人

國家文物局頒發從事文博工作30年榮譽證書

專業技術資質證書

民建黨派優秀會員榮譽證書

《傳統書畫裝裱的繼承、發展與革新》論文獲獎證書

傳承譜系:

第一代

朱阿大,生于1896年。

第二代

于通海,生于1918年。(調入南京博物院之前系蘇州民間工藝廠書畫裝裱修復專家);

華鳳笙,生于1917年。(調入南京博物院之前系故宮博物院書畫裝裱修復專家);

第三代

黃小明、欒承素、李祥仁、于書大等。

技藝特征:

傳承人李祥仁裝裱風格系“蘇幫”體系,講究做工精細、清雅大方,依據畫心量體裁衣。根據不同內容、作用來設計裝裱形制和顏色配制,裝裱形式多樣,或立軸、或屏條、或橫批、或冊頁、或手卷等等。并根據新舊畫的不同特性裝裱出多種風格的畫作。

是為當今國內為數不多的新中國第三代專事文物書畫修復專家之一。

名家評語:

李祥仁先生為人正直厚道,謙和友善;勤奮努力,從事書畫裝裱修復數十載。潛心研究,求知、遵道。技藝精湛,獨具匠心。無愧于書畫裝裱修復之大家。

–謝方開(故宮博物院原副院長、故宮博物院紫禁城書畫藝術協會常務副會長)

李祥仁同志是連云港博物館副研究員。早在1978年來南京博物院學習書畫修復。這期間,他勤奮好學、刻苦專研、精益求精,達到師傅“要代表南京博物院的技術水平”的要求,是蘇北地區的一塊牌子。同時,也因幾年的朝夕相處,與南博技術部諸同仁結下了終生難忘的情誼!

–黃小明(南京博物院技術部原主任)

祥仁兄前年在原單位退后來京即與相識,甚是投緣。最初知其裝裱修復技藝很好只限耳聞。經與兩年相交,親見其揭裱許多國寶名畫,高超技藝令人嘆服。一招一式,既傳統、又科學。“工匠精神”,可見一斑。觀祥仁兄裱件,由里而外生發一種“書卷氣”,令人心曠神怡,置身祥仁兄工作室,如到故宮武英殿看《歷代名畫展》,其裝裱風格、精細做工與舊裱一脈相承,我謂之為業界高手!

–劉臨(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)

李祥仁在事業中追求極致,技藝精湛。他為人勤奮實在,對師傅十分敬仰,與同事相處愉快。他在我的心目中,是一位古字畫修復的大家。

–王亞平(連云港市文化局黨委副書記、副局長)

書法書畫文化藝術

✽本文資訊僅供參考,并不構成投資或采購等決策建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