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閱后即焚”,這款“信源豆豆”辦公軟件杜絕隱憂

年前拖家帶口出來度假時,我萬萬沒有想到,會被一場橫空出世的肺炎隔絕在南方海島上。眼看著正月十五已過,手持“42”開頭的身份證,返回武漢顯然遙遙無期,哭都哭不出來。

我跟實驗室老大吐槽:咱們的課題可咋整,如果驗收不過關,我能不能續聘都懸。

按說微信功能強大,日常工作絕大部分可以線上解決,影響不大。讓我煩心的是自己負責的一個研究課題,五月份要驗收,為了把這個課題完成好,我們課題組同時開了一門研究生實踐課,一邊帶研究生做科研,一邊集體做項目。課題組每個人都對這個項目寄予厚望。按照以往的慣例,我們團隊每周開兩次組會,討論進度和方向,嚴格保密不得對外泄露的那種。科研課題的創新點一旦泄露,就沒有值得繼續的價值了。

頭兒給我建議:你不如試試“信源豆豆”,我用著覺得挺放心,保密功能尤其好。

聽頭兒這么一說,我下載了“信源豆豆”APP,試著把各種功能都玩了一遍。抱著實操一把的心態,我把組里的搭檔和研究生們都邀請了進來,組了一個線上工作群以后,開起了內部組會。經過這次組會,我們一致同意:疫情期間,組會就在“信源豆豆”照常舉行。

我拿我的親身體驗為例,重點介紹“信源豆豆”讓我最為中意的兩個神功能。

神功能一:把聊天記錄用“橡皮擦”擦掉

我們以前的組會,會議一開始,總是例行強調一個規定:不得對外泄露會議信息。看似多此一舉,實則很有必要。因為,“項目創新點”的進度是我們的命門。

在線上組會中,每個成員依次介紹了自己的研究進度和進一步想法,文彥還提出了一個新的創想,他想把一個跨學科的方法交叉應用到我們的課題中。文彥具體闡述了想法以后,我們都很興奮:這個點真好,試一試!

我的助理小云博士心細如發,在文彥詳細地闡述設想時,小云私信我:文彥的設想如果被截屏傳播出去,咱們不就白忙了?線上開會可沒法控制這一點。

我安慰她:沒事,待會我有辦法。

組會接近尾聲時,我征求大家的意見:今天的會議內容照例不得對外泄露,如果大家都同意,我用“信源豆豆”的“橡皮擦”功能,把重點部分擦掉,怎么樣?

大家都同意。于是,我愉快地擦除了會議核心部分,包括文彥闡述的那一部分研究設想。這意味著,我擦除的部分,從所有成員的聊天記錄中消失了。

“信源豆豆”的“橡皮擦”功能,在聊天雙方都允許的情況下,隨時可擦除過去發出的部分或所有聊天記錄。這種巨爽巨安全的感覺,相當于你隨時隨地可以在微信上“撤回”,不受時間限制,后端也查無蹤影。

神功能二:泄密可溯源,隱私信息可一鍵清除

就這么開了幾次組會以后,我們對“信源豆豆”越用越順手,漸漸地用它替代了其它辦公軟件。用得多了以后,又意外地發現了它的新功能,堪稱自我保護神器。

比如,我給本科生上公選課,也是用這個軟件,因為對比其他聊天軟件以后發現,“信源豆豆”信號更穩定,可以提供隨時隨地的高清音視頻會議,同一時間支持100多號學生在線都沒問題,畫質清晰、聲音穩定。

在一次課上,我在課件中插入了一個例子,本意是想用段子激發學生進行思考。沒想到,當天晚上,教學院長在微信上委婉提醒我,課上不要說段子,會浪費學生時間。她發過來一張截圖。截圖上有某個學生的ID水印,我心下了然,跟院長表示,我去處理好這件事。我先是去找到這位學生,和他溝通了我在課件中設置這個段子的用意,誠懇地跟他建議,以后對老師有意見,可以直接找老師,匿名舉報不是君子之舉,也起不到改進課程效果的作用,當面坦誠溝通才是最有效的。

我的學生大鵬是一位心理志愿者,在疫情期間一直默默地提供線上心理咨詢服務。他組建了幾個微信群,在群里,大家互相幫助,發布求助信息,給予心理慰藉。不曾想,群里混進來幾個自媒體從業者,把求助者的信息轉化成文章,發布在自己的公眾號上,引來數不清的質疑和謾罵,給求助者帶來巨大傷害。

我建議大鵬改用“信源豆豆”建群,一旦發現有人泄露不當信息,立馬刪除該ID。這意味著,與該ID用戶相關的聊天記錄,也將一并清除;該ID用戶收藏的相關聊天記錄,也會一并消失。而且,這位拿群友隱私牟利的ID用戶,大鵬可以事先保留相關聊天記錄再刪除他,用來訴諸法律,追究其法律責任,保護群友權益。

這是目前我對“信源豆豆”的體驗,后續如果再有新的發現,我會推出第二篇文章。

✽本文資訊僅供參考,并不構成投資或采購等決策建議。